我不知道从何说起,文笔差,心里有一万句话可就是写不出来,下面这些也就是我零零散散想说的东西,可能会感觉乱七八糟,就单谈我15年年底开始的感情经历,包括亲情的东西,可能词说的不恰当,勿喷。

15年自5年初恋感情破裂后,已经老大不小了,亲戚朋友父母开始更加疯狂的逼我找对象或者谈复合,我爸妈开始各种找媒人说亲,但人家一看我这么大基本媒人听完就不了了之了,爸妈也是为难,在老家,我这么大的基本孩子都两个了,我还没媳妇,让我一度怀疑是不是自己真的有什么问题,还是真的女人都不能对她太好,难道现在的女的都喜欢套路?套路得人心?真心实意就属于注定要各种不顺利甚至失败?我想不明白,套路先上车后补票就100%成功,而我这种交心的就显得很弱鸡了,没办法,相亲相了几个,人家现在女孩都挑的很,毕竟现在属于男多女少的社会状态,不成功,那自己去碰吧。

15年年底,现在脑子里很乱,日子基本记不得了,反正就是年底的时候,堂弟给了我个QQ号,让我去聊,起初我并没有怎么在意,毕竟比人家大5岁怎么可能会愿意,我就没加这个QQ,他小子玩我手机给我加上了,拿我QQ给你聊了两句,然后稀里糊涂我就接手聊起来了,聊的很对口,每天聊到很晚才睡觉,每天聊,无时无刻不在聊,只要有闲空就掏出手机,看,准有你消息,每天和你聊天成了我最大的乐趣,无时无刻不在盼着看到你消息,感觉很好,15年12月28,头一次见面,感觉你并不是那么的害羞,很开朗的感觉,我很喜欢,决定要追你,是我喜欢的那种类型,这算不算一见钟情?QQ上我俩无话不说,感觉已经离不开了你,就这样每天保持着QQ的联系。

过了年,16年开始了,父母还不知道你的存在,每天问我什么时候出去,进厂谈个媳妇回来,我就支支吾吾,我自己都不知道去哪,(我知道你在什么地方,那张照片告诉我的。)我跟你说我去你那儿,你是100%的拒绝我的,我买了去深圳的票,因为爸妈在那里,但我还是想去宁波,你不让去啊~后来想起一首鬼畜的歌。。。浙江温州,浙江温州,江南皮革厂倒闭了。。。浙江温州?宁波不也属于浙江?我看看有多远,打开地图查了查,卧槽(#゚Д゚)!辣么近!而且我妹正好在那里,一拍腚就这么着了!去温州!退了深圳的票改成了温州,再后来和你说去宁波,我都不知道你怎么就爽快的答应了,一秒钟不耽搁,立马温州退票改宁波,心里真的高兴的快飞起了!那时候就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高兴。

16年2月份,我坐上了前往宁波的火车,很激动,你告诉我坐26路,到了那里第一印象感觉那里的环境好不错房子好古老,在天津逮惯了看到还有点新鲜呢,到地方,开了间房,刚到第一天,你就骑着小电驴嘎悠嘎悠的来见我了,带着我在那里转了一圈,你那电驴好小,挤的我屁股疼,感觉我都能给你压瘪了,我在宾馆2010住了7天。。。一天120住的我肉疼了,前台还问我要不要发票。。。。还在我房间里丢小卡片。。。我是那种人嘛卧槽(#゚Д゚),赶紧扔了,这7天里我们确定了关系,工作也有了,媳妇也在身边了,找个房子住下吧。。。房子真紧张。。。。好不容易找间房还那么潮湿,害我扔了好几件衣服,每天晚上我俩都出去各种溜达,到点你就回家,感觉好幸福,这期间你爸妈不知道,虽然我就在你家后面住,再后来,5月份,你就搬家了,搬到离我很远的地方,心里很难过那时间。

六月份初,你妈通过我同事的嘴里知道我俩的恋情,这才算结束了地下恋情转地上了,但也感觉没有那么光明,日子慢慢悠悠的过着,半月见一次面,因为距离远了。

七月三十一日,你来找我玩这天,我妈给我打电话,问我现在方便吗?我说怎么了?说你在我身边呢,在陪你,我妈说没事了然后电话给挂了,等你走后,晚上我妈电话来了,说我爸病了,脑出血,现在在医院,我当时不敢相信,我爸怎么可能脑出血?这事会流到我头上来?我问完我妈我爸的情况,安慰我妈,没有病危通知书,不要害怕,没事的,然后准备东西定车票去深圳,我骗你说去深圳溜达挣点大钱,说我爸接个大活忙不过来我去帮忙,你也没再问什么了,火车票紧张,我定不到去深圳的车票,然后定了去温州的车票,接上我妹坐大巴车就去了深圳。

我心里也很着急,可我不能写脸上,到了深圳,我妈好憔悴,爸在ICU躺着,我妈这两天没怎么吃饭感觉随时就要倒了,先安慰我妈,好在我姑和姑父在那里,但他们很忙也没法照顾,ICU很贵,一天要两三千,真的撑不住,在里面我爸躺了一个星期病情稳定了然后求医生给找病房,普通病房很紧张,两天才好不容易等到个床位,把我爸从ICU里面推出来,推到了普通病房,剃的是光头,脸上很白,嘴唇严重脱水,结了厚厚一层死皮,闭着眼睡着了,醒来还能认识我们,知道我,我妹还有紫涵,我爸妈最喜欢小孩了,我爸看见紫涵笑了,想摸摸,但没法,身上吊着点滴,插着管和心电监护仪,我知道脑出血的血液慢慢吸收会有神经性发热,我三天三夜没合眼,发烧烧到四十多度,晚上还不能让他乱动,拿绷带把他绑在床上,看着都难受,我妈我不敢让她过度操劳,万一再躺下个我真的没法了,就这样医院呆了一个月,前期是心里苦,我哭没人知道,后期到了水肿期,几乎不认人了,觉得这个世界对他都有危险,每天就是各种打骂我,身上青了,耳朵差点没聋了,好在坚持没有白费,出院了,但钱已经花的差不多了,回家继续养,现在恢复的还算好,就是记忆力很差,刚发生的东西转眼就忘了,在家我怕他无聊,给他拉了根网线让他上网聊天看视频,我办完手续,定了9月的票就赶回了宁波,这一个月真的要熬不住了,发生了很多事,我不能再细说了,那种苦真的不想再体验第二次,挣钱什么用?身体多重要,挣救命钱何必呢,我爸这属于深圳热,吃不好睡不好,加上上了岁数血管弹性差,高血压就引发了脑出血,脑出血致死致残率很高,花多少钱那都是小事,关键把生命捡回来了,我很庆幸。

回到宁波,我把实话和你说了,你很为我着想不让你爸妈知道,但现在可能要知道了,当然这是后话。

年底回家,我们俩定了亲,中间出了点小插曲,好在没有坏了什么事,你爸妈想让我学东西,我也知道要学东西,可现在手里没有钱,学费怎么办?比起学电子,我更想学的是厨师,爸妈没办法出门,也就暂时少了经济来源,我自己出去,来到了山东,想挣点起步的钱,带着爸妈先从卖早点做起。

在山东这几个月里,我不知道咱俩到底出了什么情况,从四月份开始,每月跟我闹一次,一次比一次闹得凶,上月,我甚至以为你有别的喜欢的人了,但其实我知道你并没有,但问你为什么闹情绪你就嫌我问得烦,我真的没办法了,想哭的心都有了,瘦了10斤,好在慢慢的好了,月底我去宁波看你,我们还像当初一样好,在你身边呆了四天,宁波真的好热,跟火炉一样,还有那家汉堡真的好难吃,掉渣,真的不想再吃第二次了,回来的时候也不让你送了,我知道难分舍的滋味,一个人坐了公交上火车回到山东,路上整整颠簸了一天一夜,火车还是无座。。。。。。

到了山东,第二天去上班,第三天我把离职交了,8月31号最后一天就职,本想这月你应该不会再跟我闹脾气了,可我还是错了,八月8日早上开始你就开始跟我闹情绪了,昨天晚上还好好的,搞得我一头雾水,我干早点你说不让干,你爸想让我干手机或者汽修之类的,说早点你不想干,我问你那你想干什么,你说干什么都行只要不干早点,说你爸说的早点不用学,我真的想说不用学那让你爸做碗油茶或者嘛呼试试,但这话不能说,况且你在莫名其妙的气头上,你爸身边都是卖手机的,他自己干汽修的理所当然会想让我干这些,但我不干早餐我干什么呢?家里父母也没法干别的,而且没钱去干那些,缺少经济来源我拿什么起步?我爸现在离不开人,因为饭做不好,还总爱忘事,需要我妈照顾,现在这些事你都帮我瞒着你爸妈,辛苦了,也是他们经常问你这些才让你感觉好累好烦,我想通了,再问你就坦白吧,不要害怕后果,也许会变得更好呢?真生气了不让我俩结婚再想别的法,事情总是要面对的,要体面的东西我尽量给,但我也不想他的经验来影响我的一生,我们都有自己的生活。

其实我感觉我混到现在也就混了两个字:活该。心软,心不狠才会这样,别人都爱挑软的捏,虽然我不是很软,但不够狠,我是说对事不对人,太能忍,有时候太理智了也未必是件好事,不如我的都能结婚有家庭,我这啥啥都没有,那些进厂的不也照样日子过的很舒服?

最后还是希望能好起来,不要再闹脾气,异地恋维持本来就很难了,别老让双方都上火心里受折磨,多沟通少冷战,没有沟通事情怎么能解决?光靠静静是不行的,别问我静静是谁。冷战是一切感情的杀手,百分百致死。